欢迎访问: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首页 桥头前 桥头吴 桥头张 桥头庄 桥湾 服务热线:
    推荐业务

桥头前

桥头吴

桥头张

桥头庄

桥湾

桥湾村

桥西

桥西村

 

    义乌商报数字报刊平台

  推进鼎新 完美机制 提拔程度

  ~~~——— 记佛堂镇桥西村党支部书记徐福星

  电商人才节相关筹备工作稳步推进

  ~~~——— 记佛堂镇桥西村党支部书记徐福星

  客岁我国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度 商业额达9955亿美元

  ~~~——— 记佛堂镇桥西村党支部书记徐福星

  环保公安雨夜突袭情况违法行为

  ~~~——— 记佛堂镇桥西村党支部书记徐福星

  “理”字当头,敢干事会干事干成事

  ~~~——— 记佛堂镇桥西村党支部书记徐福星

  中共义乌市委主管主办

  2016年04月08日

  礼拜五 出书

  “理”字当头,敢干事会干事干成事

  ——— 记佛堂镇桥西村党支部书记徐福星

  ●商报记者陈建权林晓燕文/摄

  道路坑洼不服,好天灰尘飞扬,雨天泥泞不胜,并且经常污水横流、垃圾遍地,这是数年前的桥西,一个出了名的“脏乱差”小村落。

  村前牌楼挺拔,村中廊桥亭阁环塘而立,周边的徽派农房、绿树石桥倒影水面,这是今日的桥西,一个被誉为“小桥流水人家”式的斑斓村庄。

  村仍是阿谁村,水也是这汪水,但景已不再是先前的那片景。桥西村的这些变化,始于2008年的“斑斓村落”扶植。从大来说,得益于全市新农村扶植这个大情况;从小来说,村两委班子多年来的担任和作为功不成没。有句鄙谚说得好:火车跑得快,端赖车头带。作为现任村党支部书记,徐福星这两年在管理村子上付出的勤奋和取得的实效众目睽睽。

  从商到“从政”,和名利无关

  佛堂镇桥西村位于五洲大道旁,村子不大,强人却不少,南宋政治家、理学家徐侨即是该村人。《宋史·徐侨传》曾记录:“若其守官居家,贫寒刻厉之操,人所难能也。”短短一句话道尽其优良族训家风。

  除了留下优良的家风外,听说这位先祖昔时曾事农桑,把上游的铜溪水主流引到桥西,灌溉农田。数百年来,桥西村人享用着先人留下的遗产,也承受着旱季水漫家园的忧患。“一到汛期村里就要发洪流,每当这个时候,在出产队当干部的父亲就敲着脸盘满村窜,嘴里喊着‘发洪流了,发洪流了……’提示村民留意本身平安和家里财物。”虽然已过了数十年,但这幅画面在徐福星的回忆中仍然清晰。

  “可惜在我活着的时候没能见到铜溪水患被完全根治。”徐福星12岁那年,父亲带着这个可惜离世。长大后的徐福星在鼎新开放的海潮下涉足商场,凭着聪慧的思维,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事业成功的背后是身体的透支,几年前他因胃病导致生命一度弥留,胃全切除后捡回了一条命。

  而此时的桥西村正陷入窘境:村貌堪忧,资本匮乏,村经济成长亏弱。“一小我富,很寻常,让整个村富,那才名誉;管好一个公司,没什么,管理好一个村,那才叫本领。”就如许,本着反哺家乡的初志,徐福星决然放下生意回到村里。

  2014岁首年月,徐福星走顿时任村支书时,桥西村已欠债数百万。面临村民的忧愁,他在村民大会上慎重许诺:任职期满后,村里不欠外债,若有欠款,由其小我担任垫还。与此同时,他还就地从本人私家账户拿出100万元,打入村财政账号,先期用于垫付了偿部门应急债权。这两年来,为了村里的扶植,他常常自动贴钱,至今已为村里垫付各类款子150多万元。

  “放着好好的老板不做来当书记,又没几个钱,又要获咎人,到底图个啥?”时至今日,当初那些对他“从政”之举有所质疑的声音在现实面前逐步磨灭。“我一不图名,二不逐利,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做了这个书记,就要为村里做些实事、功德。”这是徐福星的心里话。在他人眼中,这是一位敢干事、会干事、干成事的下层好支书。

  治水到拆违,凡事讲个“理”字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徐福星做的第一件事即是治水患。

  2014年春节后没多久,他就起头动手组织对流经该村的铜溪河流进行拓宽的工程,从设想、立项、投标到落成,只花了两个多月,最终把河堤加高了1.8米。听说在昔时五六月份的旱季,沿线几个村庄农田被淹,桥西村却平安无事。“村里终究不再发洪流了,老父在天有灵也能够安眠了。”对此,徐福星尤感欣慰。

  不想,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客岁7月份,台风“灿鸿”来势凶猛,暴雨使村里的河流水位打破鉴戒线,为防备于未然,徐福星与村干部轮番巡查,确保能及时发觉并措置险情。

  (下转第2版)

  (上接第1版)

  当晚9时,正在家里看电视的村民徐仙美一家被门前突然发出的霹雷声吓了一跳,出门一看,发觉一段10米摆布长的河堤垮了,湍急的河水还在不竭地冲刷土壤。要命的是,岸边的几幢砖瓦房地基都不深,河水若持续冲刷,房子就会有倾圮的危险。获悉环境后,徐福星带着党员干部、护村队员等20多人当即赶到现场展开抢险。面临澎湃的洪水,徐福星调来儿子公司里的挖掘机和石材,与在场村民一路抗洪抢险,大师不断到次日清晨6点才连续回家。

  “我这终身只‘怕’过两次,一次是儿子出车祸,一次就是此次的河流溃堤,若是处置不及时,极有可能变成房子倾圮、人员伤亡的场合排场。”提及其时的一幕,徐福星仍心不足悸。

  这两年,全市上下积极投身于“五水共治”、“三改一拆”等重点工作中,桥西村也不破例。从某种程度来说,农村拆违是件不容易干的工作。据领会,桥西村是从2014年3月20日起头,分四个阶段进行全村情况大整治暨“三改一拆”步履,在5月16日上次要以自拆为主。期间,徐福星积极身先士卒,挨家挨户宣传带动之前,先自动拆除了自家门前的水池,还激励党员干部和村民代表带头自动拆违。

  “说实话,刚起头部门村民是有抵触情感的,后来思惟工作做通了也就好了。”在徐福星看来,拆违工作除了党员干部带头外,村民的理解和支撑很是主要。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该村先后拆违117户、2800多平方米,成为本地“零违建”村。

  值得一提的是,面临一些无理取闹的人,徐福星“遇硬则硬”。据引见,为了在过年前打通一条村道便于大师出行,前年大年二十八早上6点,他就去做村口4户违建未拆户的思惟工作,遭到了此中一户的强烈拒绝,对方以至放言:“谁敢拆我房子,就跟谁拼命!”

  其时,数百位村民都在现场围观。徐福星晓得,若是本人这时让步了,接下来的拆违工作就会难上加难。“这些违法建筑严峻影响村容村貌,必需顿时拆除!”在接下来的4个小时内,他诲人不倦地摆现实、讲事理,最终对方松口了。半个小时后,400多平方米的违建全数拆除。直到下战书1时,徐福星才蹲在路边吃了几口盒饭。打铁要趁热。午饭后,他立即找人清运建筑垃圾,又让人连夜将原违建场地做成水泥地,不断忙到凌晨才收工。

  “无论治水拆违,仍是管理村子,凡事都讲一个‘理’字。”对53岁的徐福星来说,做人干事只需无愧于心,就没什么恐怖的。

http://la-edge.com/qiaoxicun/302/

  版权所有:   
地址:  邮箱:
电话: